南投股票网

本文核心观点: 1. 超额收益主要来自于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 2.

简介: 本文核心观点: 1. 超额收益主要来自于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 2. 维持“价值蓝筹与科技成长”的双主线判断 3. 消费行业短期的高估值会随成长而下降 4. 疫情打乱经济复苏节奏,新技术发展迟到但不缺席 5. 供给侧的创

7月已过半,从上两周的资金入市拼杀、各大股指持续走高、每天赚钱变成常态,到这周的大涨、小幅调整、大幅下跌,不管你是看多还是看空,这半个月总有个时点让你难受。

投资是一生的事情,不过能做到闹市取静,坚定并长期做正确的事情的人并不多。

百亿基金经理骆帅表示,超额的收益往往是在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中获得的,短期的波动对长期的结果影响甚微。

本文核心观点: 1. 超额收益主要来自于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 2. 维持“价值蓝筹与科技成长”的双主线判断 3. 消费行业短期的高估值会随成长而下降 4. 疫情打乱经济复苏节奏,新技术发展迟到但不缺席 5. 供给侧的创新才是价值创造的源泉 6. 需求和供给相辅相成,不断裂变 7. 以估值历史区间和流动性转折来评估行情趋势 8. 股价上行与盈利增长匹配的才是慢牛 以下对话全文:  超额收益来自于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 价值蓝筹与科技成长带来“复利”金融界基金:进入7月,火热的行情让普通投资人“胆战心惊”,总是担心买的高点,卖在牛市启动时刻,请结合您的经验谈谈看法?

骆帅:回顾过去五年来的基金管理历程,从结果上来看,主要的超额收益贡献来自于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。

从过程上来看,行业配置上坚持选择“长坡厚雪”,看重行业的议价权和竞争格局,个股选择上坚持“长期主义”,看重企业家精神,跟真正创造价值、提高效率的龙头企业同行,是获得长期超额收益的核心。

 维持“价值蓝筹与科技成长”双主线判断 金融界基金:短期博弈和长期的准确判断都可以让人挣到钱,不过要想在市场长期盈利,二者缺一不可。

骆帅:由于科技医药等成长型板块相对周期性板块有巨大溢价,因此关于风格切换的争议很多。

我们并不会把投资业绩建立在对于风格是否切换的判断上,而是从更具体的层面考察不同的细分行业和公司,是否能在未来有持续的业绩增长,估值相对合理,从而创造出较高的复合收益率。

我们做的事情,第一要在自己的能力圈内,第二要从长期出发,不参与投机和博弈。

我们理解的“复利”,即是坚持做长期来看正确的事情,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能够产生超额收益。

从这个角度,风格是否切换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,专注于寻找好的投资标的才是。

除此之外,新的成长型公司正在不断上市,不断创造出优质的标的供给,这与过往存量的市场结构颇为不同。

“风格切换”这种模式是否会改变,发生的幅度是否会减弱,值得思考。

消费行业短期的高估值会随成长而下降 疫情打乱经济复苏节奏,新技术发展迟到但不缺席 金融界基金:消费行业随着国内疫情的消失,会不会有一轮投资机会?

骆帅:消费行业过去几年涨幅较大,更多是源于市场份额的集中,以及品牌消费品的估值提升。

短期来看,局部估值过高的领域需要消化一下估值,但从中期来看,中国很快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,会诞生一大批大市值的消费公司(白酒已经诞生了超大市值公司),我们反而对消费的估值风险并不担心。

当前,各个产业都在积极拥抱5G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新技术,不断提升效率,中国的企业在这一浪潮中敢于尝试,勇于创新,令人振奋。

目前主要的风险集中在外部因素,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,中国能否保持科技上的竞争力和产业链上的地位,是重点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
相信随着创新环境的不断完善,凭借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和完备的产业集群,这两个问题的应该是肯定的。

供给侧的创新才是价值创造的源泉 需求和供给相辅相成,不断裂变 金融界基金:不知道您认可不认可“一切价值的增长都是因为创造出了新需求或者新方式”这句话。

您觉得当前中国和全球的形势下,什么行业可以产生新需求?

骆帅:我更认可后半句,价值的增长主要来自于“新方式”——供给侧的创新才是价值创造的源泉。

“新需求”要转化为价值,最终也有赖于“新方式”的实现;而有了“新方式”,“旧需求”也会迸发出新的生机。

对健康和寿命的追求,古已有之,秦始皇的方式是求仙问道,现代医学的方式是科技研发,后者才真正创造了价值。

需求和供给也是相互推动的,比如对于开车这件事,本来是需要驾驶员全神贯注的,但随着自动驾驶越来越成熟,驾驶员会被解放出来,这时候他/她会产生车内工作、娱乐等新的需求。

举个未来新需求的例子,过度城市化和信息化会让人感到压抑,需要在风驰电掣和风餐露宿中寻求与自然的亲密,房车、大排量摩托车将来的需求肯定会不错。

以估值历史区间和流动性转折来评估行情趋势 股价上行与盈利增长匹配的才是慢牛 金融界基金:从数据来看,7月份是今年A股解禁市值最高的月份,但是又恰巧碰到了7月初的“牛市”。

骆帅:解禁可能会带来短期节奏上的变化和波动,但从历史上来看,大行情的转折往往不是解禁这样的带来的。

作为一个专业的投资人,您对牛市怎么看?

骆帅:一轮快速大幅上涨的牛市往往会使众多场外资金蜂拥而入,在快速的财富增值中失去理性,在估值泡沫阶段投入最大比例资金,最终以少数投资者盈利,大部分人亏钱的方式结束。

慢牛是与盈利增长匹配的牛市,流入的资金买到的总是估值不那么离谱的股票,大部分投资者长期都能盈利。

因为作为公募基金经理,我面对的资金是持续流入的,必须考虑净值增长的持续性。

我认为不要把判断底和顶作为最重要的功课,一旦投资者认为自己掌握了逃顶抄底的“绝技”,往往离亏大钱不远了,因为市场是非常难以预测的,几乎不会以完全相同的方式重演。

当然,对顶和底的区间我们必须有判断,我一般采用股权风险溢价的历史区间,来判断当前的估值到底处于何种程度。

2009年加入南方基金,他是内部培养起来的拥有超过五年投资经验的新生代百亿基金经理,对医药生物、食品饮料、电子、休闲服务、机械设备、计算机等行业有深入研究,并擅长通过长期持有享受“复利”。


以上是文章"

本文核心观点: 1. 超额收益主要来自于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 2.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南投股票网的其它文章